ailosa女王

假如楼/兰还存在【15】


丝路组  甜向 主角小楼/兰 为主生活向的大坑(有可能弃坑)全员向 国拟人设 基酱复活too

“于是,骑士英勇地战胜了恶魔。保卫了王国的和平。。。好了!故事讲完了~我也该回去了~”

亚瑟轻轻地合上书,站起来并把它放在一旁的书架。身边的小孩子们都开始不乐意了起来:

“不嘛不嘛!亚瑟哥哥不要这么快就走啊!”

“我还想听亚瑟哥哥讲故事!再讲一个好吗。。”

“对呀对呀!我还要听故事!美人鱼,拇指姑娘。。”

“我也要我也要!”
“还有我!”

亚瑟有点于心不忍,毕竟他确实想要再陪他们一段时间。但王耀他们还在等他来接机。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抱歉,今天我还要去接待客人。下次再来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

亚瑟双手合十,笑着做出抱歉的表情看着孩子们。

修女们也都随即过来领孩子们回去,其中一位修女很感激地对亚瑟说:

“国灵大人~一直以来真的是麻烦您了。能过来陪陪孩子们~”

“别这么说,其实能和他们像今天这样在一起,每天都不会觉得麻烦的。还有。。”

“嗯?”

亚瑟低下头,看着抱着自己的大腿的小孩。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和他们在一起,总觉得。。。好像回到了以前一样。。”

是啊,以前。。。曾在他身边玩耍的孩子都。。

“噗呃!”

“国灵大人?!您没事吧?!怎么吐起血来了?!”

亚瑟强忍着口中的血腥,一时大意了。。尽管七月病没来,但一想到那该死的“独立”就。。。

“亚瑟哥哥。。。。。。”

一直抱住亚瑟大腿的小孩不安地紧抓着他的裤子不放,看到亚瑟突然吐血时被吓到了。现在很是担心又害怕。。。

亚瑟察觉到小孩子不安的情绪,赶快安慰了起来:

“别怕!我没事,身体有点不舒服而已。那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再来陪陪他们”

“嗯”

——————

哒哒哒哒地脚步声回响在走廊上,小罗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现在只想快点找到亚瑟!她,很想让亚瑟看到她的画!

【别走啊!国灵大人!千万不要走啊!】

“罗莎!一起玩吧!”
周围的小伙伴在走廊里发现罗莎,想要罗莎加入他们,但都被罗莎一一回绝:

“抱歉!我要去找国灵大人!我有东西要。。。”

“国灵大人的话,已经走了啊。。”

“哐当!”
画就这样被罗莎无意识地松开手,掉在了地上。。

周围的小伙伴没有注意到罗莎的异常,相反,还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亚瑟给他们讲过的故事。

“亚瑟哥哥讲的《匹诺曹》超好玩!下次再听他讲吧!”

“不要!我要听爱丽丝!”

“还是阿拉丁神话好!”

“唉,也不知道下一次亚瑟哥哥会不会再来给我们讲故事啊。。你说呢?罗莎。。。罗莎?”

当一个小伙伴注意到罗莎时,却发现罗莎脸上满眼泪光。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孤儿院里,让人心疼的哭声持续了很久才停下来。

【飞机上】

“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到papa去不管你了!”

王耀看着手机微信钱包里只剩三位数的钱,不由得心疼了起来。我的小钱钱啊~

“嗯!知道了!”

小楼/兰像是没听到似的,依旧无比开心地抱紧手里的兔娃娃。

说起来真是一波三折啊,当发现小楼/兰从自己的眼皮底下玩“失踪”的时候。王耀见怪不怪地向工作人员借个广播,然后说:

“小兔崽子再不给朕过来,就丢下你然后我自己去找亚瑟哥哥了。还不快点给我过来!!!”

不到一会,小楼/兰就委屈巴巴地找到了王耀,小声说:
“爹地我错了。。别丢下我。。”

如果无视她手里来历不明的洋娃娃以及身后玩具店工作人员那尴尬的眼光的话,王耀或许会真的认为孩子是知道错了。。。

看着小楼/兰心满意足的样子,王耀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

【算了,看在今天带她玩的份上,就先让她任性一下吧。】

【机场】

王耀一手抱着小楼/兰,一手拉着行李箱。在英国国际机场里张望着。这眉毛还没来吗?!不会忘了吧?!

“亚瑟哥哥!!!”

怀里的女儿突然兴奋地指着一个方向,王耀往那个方向一看。看到亚瑟急急忙忙地往他们这边走过来。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刚刚去了一趟孤儿院。”

此时,小楼/兰立刻从王耀身上跳下来。然后一把抱住亚瑟:

“亚瑟哥哥!!我来找你玩啦!!”

亚瑟看着抱着自己的小楼/兰,也开心地抱起了小楼/兰。而且还是举高高的那种!

“好久不见啊欧若拉!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还不但抱起来还时不时往小楼/兰脸上蹭来蹭去。小楼/兰被弄的咯咯笑:

“嘻嘻,哥哥我能在你这玩几天啊?”

“你想玩多久就多久!住下来都没问题!!”

“好耶!!!!”

两人互相抱起来转了一圈又一圈,完全忘记了王耀的存在。

“两个星期。。。我们只能在你那住两个星期。”

王耀冷漠地看着他们,冷不丁地解释给亚瑟和小楼/兰

“唉?”

刚才还转圈圈举高高互相拥抱的两个小可爱们,顿时停了下来。然后一个“大孩子”一脸茫然,小孩子难以置信地看着王耀。

亚瑟干笑着:“哈哈,王耀,让小楼/兰来我这玩,玩久一点不行吗。况且小楼/兰还那么。。”

还没等“喜欢我”说出来,王耀就接了他的话。

“不懂事,皮到不能再皮了。。。烟兰,只能住两个星期,两个星期后我们就回家,听到了吗?”

刚刚难以置信地看着王耀,现在开始耍起了小公主脾气了,扭过头不看王耀,紧紧地抱着亚瑟:

“我不!我不听!我什么都听不到!”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被抱着的亚瑟看到王耀脸色有点难看,大事不妙!得快点缓和一下气氛才行啊。

“欧若拉。。那个没关系的。这次虽然住很短,但下次来,哥哥会让你住很久很久,让你玩个够好不好?额。。不要不听你爹地话嘛。。”

可怀里的小可爱依旧撅着嘴,超委屈地抱着亚瑟。头埋在亚瑟的肩上对王耀看都不看。

看来是真的不听了,无奈亚瑟只好把目标转移到王耀身上:

“王耀啊。。小孩子嘛。。不一定要对她那么。。。。你干嘛拿一个洋娃娃啊?”

王耀把之前小楼/兰抱在怀里的兔娃娃拿出来,似笑非笑地跟烟兰说:

“烟兰,我要把你小兔兔给撕了哦~”

。。。。。。

“不要!!!不要撕掉它!不要撕掉小兔兔!”

“woc你至于吗?!要跟一个小孩子这么闹脾气的吗?!”




啊啊啊啊啊粉丝要一百了啊啊啊!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笔芯♥】
【等等。。那岂不是又要写贺文。。。NO!!!!!!!!!!!

假装英sir生日๑乛◡乛๑ 话说娘塔利亚里的设定不一样,比如罗莎的设定是个差不多和烟兰一个年龄,都是5岁或6岁的小萝莉,其他就不一定了。。【有兴趣的可以猜一猜娘塔利亚里的其他人的设定www说不定我会用www】

假如楼/兰还存在【14】


【英/国伦敦 p.m3:00】
“哈啊~”
拉开窗帘,然后伸了个大大地懒腰。

看着外面是一片晴天,亚瑟也决定该去外面逛一逛了。毕竟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刚出门,亚瑟就被门口的一大堆花束给吓到了,走过去,拿起花束上的贺卡一看:

『致亲爱的英/国先生:
祝您生日快乐!以后也请多多关照!大不列颠!万岁!』

『亲爱的国灵大人:
       愿上天祝福您快乐与幸福,生日快乐,我们都爱你♥!』

『英/国先生你好:
           生日快乐!希望您越来越强大起来!您永远是我们的日不落帝国!』

亚瑟看了看这些贺卡,大部分都是崇拜他喜欢他的小孩子们送的,也有的都是尊敬他的成年人们送的。这些满满地祝福,仿佛都在亚瑟的心里跳跃着。使得亚瑟不由得嘴角上扬了起来。

【我也爱你们,我亲爱的家人。。】

没错,今天是亚瑟的生日,也是英/国的国庆日。每个人都热烈地庆祝着,知道亚瑟存在的英/国子民们更是通过不同的方式来为亚瑟庆祝生日。

视频,绘画,写信,甚至是像刚才那样来到亚瑟的家门口送花。以至于每年的国庆亚瑟都会受到成千上万的生日礼物。他的上司也抱怨道:
“你自己想个办法,再这样下去,国库都装不下了。。。”

无奈亚瑟决定,送花的,就造个花海把都花种在那。写信和贺卡的,就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十几个印章,上面写着:“感谢你的祝福——英/国”。然后就和工作人员一起一件又一件的盖上去。画画的,就选自己很满意的,在网上表彰一下就行了。

如果是物品类的礼物,亚瑟选择把这些礼物捐给孤儿院里去。做做慈善就好了。

因此,亚瑟每经过孤儿院时,都会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在小孩子里面有着极高的人气!

说到孤儿院,我们把镜头转向某一家孤儿院吧

【奥罗拉孤儿院】

阳光洒进画室里面,每一件艺术品都在光下显得栩栩如生。

大大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小女孩,阳光刚好洒在她那金黄色的头发,她时不时地歪头。仔细看着眼前的画。头上扎起来的双马尾随着头的歪动而摇来摇去。显得十分俏皮可爱。而她自己眼前戴着的大眼眶眼镜。更让她有着可爱的气势了!

女孩眼前的这幅画,是她花了三个月画的。她特意为这个日子准备了很久。毕竟,如果能看到那个人的笑容的话。。。

女孩想象一下画面,脸就蹭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害羞又兴奋地捂着脸,双腿不停地摇摆。

【决定要让他看到这幅画!我可是比任何爱他的人都要爱他呢!】

“罗莎!”

罗莎吓了一跳,抬起头。往画室门口的方向看去。

一个穿修女服的老年妇女慈祥的看着罗莎。慢慢地走到罗莎的身旁:

“罗莎,大家都去大厅了,你怎么还在这啊?”

“我。。。我还要在修改一下。。这幅画。。”

罗莎低下头,双手不停地互相摩擦。心里忐忑又紧张。

妇女注意到了这幅画,先是看了一会。然后温柔地询问着罗莎:

“你是在画。。英/国先生吗罗莎?画得可真好~”

“真的吗院长奶奶?!这幅画真的很好看吗?”

听到老院长对她的赞赏和肯定,罗莎抬起头,开心地看着老院长,祖母绿色的瞳孔里仿佛有着一颗颗小星星在发光!

“嗯~尤其是他的眼睛~这个颜色特别好看~”

“嗯嗯!和我一样都是祖母绿!能和他都有同样的特征真是太棒啦!!”

罗莎兴奋又快乐地举高双手欢呼了起来。她真的很骄傲,能和亲爱的国灵大人有着相同之处。

“罗莎,这幅画~我看~在网上发布的话一定能够评选中胜出的~”

罗莎刚刚扬起的笑容渐渐地消失,头低了下来,皱着眉头,撅起嘴巴嘟囔道:

“我才不要呢,我就想要让英/国先生亲眼看到。。”

老妇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对罗莎说:

“罗莎啊~”

“嗯?。。”

罗莎依旧不开心地低着头,不情愿地应道。

“英/国今天来我们这,就在大厅~大家都去了,你还不去吗?”

这下,罗莎瞪大眼睛!想都没想跳下来,连忙把画拿下来。还生气地说道:

“院长奶奶!你怎么不早说啊啊啊啊啊啊!!!”

说完,罗莎急急忙忙地跑出了画室,只留下院长一个人在里头。

“哎呀呀~这丫头~”

【中/国 北/京机场 早上8:00】

“请给我两张去往英/国的机票。”
“好的先生,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王耀从口袋里拿出〖国灵身份证〗,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一看立刻!眼光顿时崇拜又紧张:

“祖祖祖祖国大人!是您!刚才真是对不起!没能认出你来!真的对对对对不起!!”

王耀尴尬地看着服务员,他本来想低调的。。

“没事了,我不会为这个怪你啦。”

“那那那要不要我去跟站长报告一下!为您准备一架私私私人飞机!算是歉歉歉礼!”

“不不不用了!我跟大家一样就行了,你也不用太紧张啊喂!”

拿好了机票,还顺手给刚才的服务员签名。王耀有点感到心累。

“唉。。。现在年轻人真是。。烟兰!爹地拿到机票了,我们该。。。。走了。。”

在等候区,王耀只看见行李放在这,刚才还在这老老实实待着的小孩。。。不见了。。

【握草这丫头!又给我玩失踪?!】

减肥吧!老王!

“我们不一样~我们不一样~”
王耀哼唱着自家子民最近流行起来的小调,不紧不慢地走出浴室。双手拿着毛巾擦拭着刚洗过的头发。

擦完头发后,王耀来到客厅:

“烟兰,该去洗澡了。待会爹地帮你洗头。。。你干嘛呢?”

此时的王烟兰正在一个小盒子上跳上跳下地,时不时还蹲下去紧盯着小盒子上的什么东西。

“爹地!这个是什么啊?下面的小数字会变来变去唉!”

王耀走过去一看,是电子秤。上面的的示数因小楼兰动来动去而不停变化。

“这个叫电子秤,是称体重的,称你有多重的机器。”

王耀一把抱起小楼/兰,半举在空中,开玩笑地准备称她的重量:

“让爹地看看你现在胖什么样?是不是变成小猪了?嗯?”

小楼/兰听到自己被说成小猪,抗议地挣扎起来:

“才不是呢!我才不是什么小猪!我不胖!”

王耀还继续追问下去:

“那~你告诉我,咱家谁最胖?”

“papa!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就他最胖”

看着怀里女儿一脸坚信,且振振有词地回答时。王耀就差没笑翻在地上

【傻女儿啊www那是肌肉啊哈哈哈哈ww】

“难道不对吗爹地?papa他真的比我胖!肉特别多!”

“好好好!就他最胖!噗wwww”

王耀忍着笑,把小楼/兰放下。

【意/大/利】

“哈啊啾!”

明明自己穿着毛衣,喝着可可。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怎么就打起喷嚏来了?凯撒摸了摸鼻子,心里感到非常疑惑

【有人。。。说我坏话?】

“哈啊啾!”

又打了一个。

【emmmm。。有人想我了。。肯定是赛里斯和欧若拉!嘿嘿~】

【中/国】

趁着女儿去准备洗澡时,王耀偷偷瞄着电子秤。先别说这东西哪来的,家里需要这个吗?emmmm。。应该是湾湾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电子秤,王耀有一股想上去的冲动。

【称一下。。也没关系吧。。反正又不在乎体重!】

好奇心旺盛的老王同志小心翼翼地站上去,看着电子秤上体重示数开始变化,不由得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接着,结果出来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王耀同志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像是吃了死扛似的,难以置信的看着电子秤。。

甚至有了股想砸死这机器的冲动。。。

【朕。。。胖了?胖了?!】

毫无疑问!号称“联合一枝花”的王耀就在今天!胖了。。。身轻如燕的他有了变成下一个阿尔弗雷德的可能性。。。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爹地!怎么了?!”

小楼/兰突然被王耀的惨叫吓到,慌慌张张地来到客厅。


“爹。。爹地。。你拿锤子干什么啊?”

只见王耀一手紧握一把工具锤,颤颤巍巍地举过头顶,脸上仿佛布满了黑线,另一只手则死死抓着电子秤。感觉下一秒就要把这可恨的电子秤给捏得粉碎。

“烟。。。烟兰。。没事!你。。你爹我只是想把这破玩意给砸了而已!真的!我。我我。。。朕不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还结结巴巴地解释着,下一秒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准备开砸!还好小楼/兰眼疾手快,立刻从王耀的背后抱住他:

“爹地不可以呀!!!!那是湾湾姐姐的东西!快住手啊啊啊!”

过了片刻,王耀终于冷静下来,并犹如咸鱼一般生无可恋地以“葛优瘫”的姿势瘫在沙发上。眼神也放空了起来。

小楼/兰坐在一旁,抱着电子秤,小心翼翼地问王耀:

“爹地。。。你真的胖了吗?。。”

王耀依旧眼神放空,有气无力,生无可恋地回应小楼/兰:

“嗯。。。胖了。。”

小楼/兰跳下沙发,来到王耀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很怀疑地说:

“emmm。。没有呀!爹地你看起来不像papa那样胖啊。。。”

“唉。。。胖了不是只看外表就看出来的啊。。”

王耀叹了口气,摸了摸小楼/兰的头。

“烟兰。。。你爹我绝好身材今天就要这里跟我说拜拜了。你有可能会有个猪爹,介意吗。。。”



“没关系爹地!无论怎么样我都陪你!爹地胖胖的,一定会像滚滚那样超级可爱的!绝对不是猪!哪怕周围的人说你是猪我也要陪你!”

王耀在这一刻,仿佛看到了一个自带光环,又自带闪光特效的小天使!心里顿时老泪纵横!感到无比的感动啊!

于是立刻一把抱住自个的小女儿,使劲地蹭来蹭去:

“烟兰啊啊啊啊!你为什么可以怎么可爱啊啊啊啊!”

小楼/兰被王耀蹭得痒痒的,不由得咯咯笑起来:

“嘻嘻~爹地好痒啊~”

“好!爹地决定了!”

王耀用力握紧拳头,坚定不移地说:

“朕!————要减肥!!!”

小楼/兰也跟着握紧拳头,大声喊着:

“减肥!!!”

接下来。。。有请王耀先生开始他的不要命减肥计划。。。

【意/大/利  罗/马】
“emmmm。。”

凯撒正严肃地看着一本杂志,杂志的名字叫作。。。。“学会中国菜!你!值得拥有!”

【以前要么是我做意式料理给赛里斯吃,要么就是赛里斯做他家的料理给我吃。趁下个星期能有空回去看看他们!学几道让他们尝尝鲜~嘿嘿~】

【“好好吃!大秦!我能有你真是太好了!”】

【“papa好棒!最爱papa啦!”】

一想到到时候王耀和小楼/兰会对他有着滔滔不绝的赞赏和爱意时,凯撒不禁得意笑起来,就差鼻子没上天:

“哼哼。。。哎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下楼就听见凯撒神经病似的笑声的罗维诺,一脸鄙夷地看着。随后跟来的费里则好奇地问道:

“哥哥。。。爷爷他怎么了”

“。。。。你就当他中邪了吧。”

费里听了一脸惊恐:

“中中。。中邪?!爷爷他真的没事吗?!今天晚上的晚饭能吃吗?”

“啧。。”

罗维诺转过身直接一个手刀轻轻地打在费里西安诺的脑袋上:

“我看你也中邪得了笨蛋费里西。。。”

“ve~怎么这样。。。”

被打了脑袋的费里西安诺委屈巴巴地看着罗维诺。

【意/大/利 晚上6:00】

“嘿宝贝孙子们!!今天我特意地学了几道中国菜哦~试试味道如何~”

当凯撒把菜端上来的时候,费里和平常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就欢呼了起来,而罗维诺则后背发凉,脑子里浮现出四个大字!

【黑!暗!料!理!】

【完了完了完了!老头没死之前根本就没学过什么中式料理!现在学?!绝对和亚瑟那家伙的死扛一个级别好吗!!!】

就在罗维诺犹豫着吃还是不吃的时候,费里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罗维诺震惊地看着自个的傻弟弟

【我去笨蛋费里西你你你你你!!!!啊啊啊啊我怎么有你这个笨蛋弟弟啊啊啊啊不能吃啊啊啊!会死的!!!】

可是,费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反而吃得看起来非常幸福的样子:

“呜哇~好好次啊~”

“唉?!”

罗维诺顿时傻了眼,他没听错吧?好吃?!

“真的吗!让爷爷尝尝!。。。真的唉!成功啦!”

罗维诺拿着叉子,颤抖地插上一块水煮鱼肉片。然后一副要壮烈牺牲地样子吃下去。

“。。。!!”

凯撒得意地问罗维诺:

“怎么样小罗维~爷爷厨艺怎么样啊~”

吃完后,罗维诺放下叉子,双手抱臂,扭过头不看凯撒:

“哼!勉强可以跟弗朗西斯那家伙同一个水平。。”

见自己的孙子们称赞自己的厨艺不错,凯撒立刻自信心翻倍啦!心里的小人不由得开心地握紧拳头!

【太好啦!成功啦!赛里斯!等我!马上让你吃到口福!】

于是,一个星期后,我们的凯撒小可爱欢天喜地坐着前往中/国北/京的飞机,带着他那精湛的厨艺,准备大显身手地给他的妻子【划掉】夫君和宝贝女儿带来幸福的盛宴,只是他并不知道,在那儿的王耀已经。。。

【四合院】
“大佬啊。。。今天。。还要吃啊。。”

王嘉龙脸上充满着反胃恶心的神情看着王耀。

“嘉龙乖,为了让我减肥顺利成功,忍着点。”

王耀用筷子叼住一片菠菜,不紧不慢地送到自己的嘴里!
王濠镜扶着额,绝望地回答王耀:

“大哥,我们已经跟着你吃了一个月的素菜斋菜和白馒头了。。。所以这次!就这一次!让我们吃点肉可不可。。。”

“梆!!!!!”王耀突然重重地放下筷子!脸突然黑起来,严肃道:

“作为我王耀的弟弟,难道连这点饭菜也忍不了?!嗯?”

【出现啦!!!大哥的帝王模式!!!!】

心里暗道不妙的王濠摆摆手,眼光漂浮不定地,拒绝道:

“没。。没有。。大哥。。当我什么都没说。。”

“大佬!我反对!”

王嘉龙突然站起来,振振有词地抗议道:

“我们就算了,可烟兰她还是小孩子,本来就该多吃肉长身体的!你这一减肥就天天都是斋菜和素食!现在她已经开始绝食了好吗!”

“那。。。”

王耀把目标从王濠镜转移到王嘉龙身上

“前几天你偷偷带她晚上凌晨一两点去偷吃冰箱这事你有理了不成?”

“我!那是因为。。。。”

王嘉龙一时无言以对,说不出话来了。的确,前几天自己确实是带烟兰去偷吃冰箱,还偷拿出里面的速冻饺子准备煮来吃。结果饺子才熟了一小半,就被上完厕所路过厨房的王耀抓了个正着。但那时是自己于心不忍地看着烟兰越来越瘦才。。。唉。。

“烟兰那边,濠镜,拿去,去附近买些小吃,送到她房间里去。”

王耀从口袋掏出一张大红色的钞票,递给王濠镜。

“啊?哦!我知道了大哥!我现在立刻给她去买。。”

“家里现在禁止出现肉类。。。”

王耀说完这句话,又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汤

“。。。。”

【大哥!!!!昏君啊啊!你现在简直是昏君啊啊啊啊!】

【集市】
“唉。。”
王濠镜叹着气,手里攥着一百元,在人山人海的集市里寻找所谓没有肉的小吃。话说哪个小吃是不带肉的?!大哥你这是在坑我和烟兰啊!!

【先偷偷买几个烧卖给烟兰吧。。】

就在濠镜准备去找烧卖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一阵对话,其中一个人的口音听起来很耳熟:

“阿姨,请问哪里有桂花糕卖啊?”
“哦,桂花糕的话,从这向前走拐个弯就有一家了。话说小伙子,你一个外国人中文不错嘛~谁教的啊?”

凯撒有点害羞地绕绕头。

“嘿嘿~我中文是我“夫人”教的。他是中/国人。”

【毕竟从千年前就教我了嘛~哎嘿★~】

“你买那么多菜是给你夫人做菜吧~你夫人可真幸福啊~我女儿要是嫁给你这么个好男人别提有多好了~”

“那是!哈哈哈哈”

【我就是赛里斯的好男人怎样!还有谁比我更好?!】

“谢了阿姨~我还得回去犒劳一下我夫人和我女儿呢~”

“哎呀连女儿都有了~你和你夫人发展得挺快啊小伙子~女儿都多大了?幼儿园上了吗~”

“嘿嘿也没有啦,岁数的话也就。。。”

就在凯撒要把“八百岁”说出来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他的肩上:

“‘姐夫’~干嘛呢?‘姐姐’还在家等你呢~”

【谁呀一上来就叫我姐夫?!不会是赛里斯说的!那传说中的“碰瓷”?!不行!得快点跟他撇清关系!】

“你谁啊?!谁是你姐夫!别乱。。。。叫。。”

一回头就看见王濠镜那似笑非笑的狐狸笑容,凯撒那叫一个字——慌啊。。

“小小小小澳?!”【!!!∑(°Д°ノ)ノ】
“唉姐夫~”【●▽●】

。。。。。。

“也就是说。。赛里斯减肥减了一个月?还让自己吃了一个月的素食和斋菜?!现在烟兰她开始绝食了?!”

在回去的路上,王濠镜告诉凯撒大致的情况。这一听,凯撒心如刀割啊。。以前王耀那可是对肉来者不拒的啊!现在突然减肥,还开始一个月吃斋菜素食不吃肉!女儿也因此不配合开始绝食。妈呀!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我可爱的小“媳妇”和女儿!老子不能忍啊啊啊啊啊!!!

“你放心,待会到家!我保证让赛里斯停止减肥!毕竟那可是我“夫人”怎么可以让“夫人”一个月不吃肉!!”

“靠你了!来自意/大/利的大贵人!!”

【您的好友王濠镜点了个赞!】

【四/合/院 大厅】

王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肚子不停地咕咕叫。

【忍!给我忍!为了不变成另一个二肥!给我忍啊王耀!】

久而久之,王耀最后败下阵来。还是去冰箱煮剩下的速冻饺子吧。。。

毕竟忍了一个月不吃肉,表面上习惯吃素菜斋菜什么的,其实已经快要吃到吐了好吗?!他心里发誓自己为了减肥,把这一辈子的素菜斋菜和白馒头都给吃了!!只为不变成下一个阿尔弗雷德!

【四/合/院 厨房】
王耀来到厨房,一阵香味扑鼻而来。好像是。。。红烧肉!好像还有其他香味!宫保鸡丁麻婆豆腐酸菜水煮鱼红烧牛肉还有。。。停停停!不行了!哈喇子要出来了!!让朕缓一缓!

【等等?!】

王耀突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厨房里的人。。。是谁?!】

王耀站在厨房门口,偷偷探头往里面一瞄。

一个头发满是呆毛的高大男人穿着白衬衫又系着围裙还把袖子撸起来。正站在灶台面前,把刚炒好的菜手忙脚乱地端起来放到另一边上。然后不停用嘴吹着被烫到的手指。这画面看起来有点让人忍俊不禁啊。。

王耀好像觉得自己饿出幻觉了,他不停地揉眼睛。

【大大大秦?!他怎么在这啊?!不对劲啊?!我刚才错过了什么?!】

【您的好友王耀一脸懵逼不知所措大脑空白起来】

“啊!赛里斯!等一下啊!就差最后一道菜就可以开饭了!”

凯撒刚开始擦额头上的汗水,就发现王耀躲在厨房门口偷看着自己。

“你你你谁啊?怎么在我我我我家的厨房?!”

“我是大秦啊赛里斯?怎么了这是”

“大大大大秦在在在意/大/利!你骗骗骗人!”

“赛里斯。。”

凯撒慢慢靠近王耀,王耀慌得更厉害了:

“你你你你干嘛?!别过来!别碰朕!不让我我我我!我喊人来抓你啊啊啊啊!别过来!!!”

这时,凯撒给王耀一个大大的熊抱!不停地蹭来蹭去:

“哇啊啊啊我可怜的赛里斯啊啊啊啊!这一个月你怎么可以不吃肉啊啊!不吃肉也就算了!怎么还让烟兰跟着你一起不吃肉了!!!你该不会饿傻了吧?!”

【我靠!!!!】

一上来就抱住自己还说自己是不是饿傻了?!看这作死的行为,加上那晃眼的棕色卷杂毛,不是这傻逼大秦还有谁敢侮辱朕?!

“你才饿傻呢!你全家都是饿傻的!!”

王耀立刻挣脱出凯撒的怀抱并给了他一个“温柔小拳拳”砸向他的胸膛!

“哎呦!!疼啊赛里斯!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凯撒捂着胸口喊疼,委屈巴巴地看着王耀。

“废话少说!你不是在意/大/利吗?!干嘛突然在我家?!你是想吓死我吗啊?!”

王耀抱着臂,气势汹汹地质问凯撒,

“我这不是有空来看你和烟兰嘛~一过来就听小澳/门说你一个月不吃肉减肥!这我能忍吗?!我能让你一个月不吃肉的吗?!你不心疼我心疼啊!再说了!你也好歹考虑一下欧若拉啊!小孩子本来应该多吃肉啊~你这么一折腾,反而让她绝食!这下我该心疼俩了好吗!”

“那。。。我。。”

被凯撒突如其来的担心所包围的王耀一时回答不上了,他还真万万没想到凯撒这么关心自己和烟兰。仿佛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被凯撒受宠若惊了。。。

“那。。。大秦!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王耀下定决心,决定要好好问问大秦!

“你说吧!赛里斯!”

“你觉得我。。。胖了吗?”

“不会!赛里斯你还很苗条!我觉得你还可以再战五千年!”

“那。。。”

王耀很认真的看着凯撒,说出来自己觉得很重要的问题:

“如果我胖了!跟猪哦不对跟阿尔弗雷德一样!你还。。。爱我吗。。”

回答王耀的是一阵沉默。。

就在王耀生气要再打凯撒的时候。。。

“你在说什么啊赛里斯!我时时刻刻都很爱你啊!这跟你胖不胖都没关系啊!”

凯撒突然紧紧地抓着王耀的肩膀,紧张地回答王耀:

“再说了!如果你要减肥的话我陪你就好!我可真不想再让你用一个月不吃肉这种不要命的减肥方式!包括欧若拉!我也带着她一起来陪你!下次!不准再这么不珍惜自己了!”

“。。。大秦。。”

“还有!”

凯撒又一次地将王耀抱入怀里

“咱赛里斯要胖,也要跟滚滚一样胖!至少那样可爱多了~”

感觉到眼泪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王耀觉得自己忍不住了!该死的大秦!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好!好到混蛋啊!好到让自己感动到快要哭了好吗!

【你个混蛋!你敢嫌弃我胖你试试!小心我休了你啊!】

王耀抬起双手,也紧紧地抱住凯撒,手紧攥着凯撒衣服:

“大秦。。。还不赶快。。。去给朕。。备膳!哼!!!”【QAQ】

凯撒把下巴轻轻地抵在王耀的头上,笑着说:

“好的~夫君大人~”

。。。。。。
“话说。。大秦。。”
“嗯?”
“我好像闻到烤焦的味道。。”
“。。。。。。”
“woc我的菜!!!!”

【阿尔弗雷德:mmp的!王耀!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小楼/兰:papa爹地别卿卿我我了!我要饿死了!!】

于是,老王减肥计划,就在凯撒爱的“关怀”下失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各位。。。我又诈尸回来!这个番外集合了——粉丝增长贺文,去年圣诞贺文,今年新年除夕贺文包括除夕昨天的情人节贺文!!总之!我把该欠的都补回来了,另外文段有过重新修改。是全新的版本哦~至于主线嘛。。什么时候更新。。看心情吧【找打啊你!】总之真的是对不起各位看官姥爷们的等待了!
【土下座!】
还请各位看官姥爷手下留情!拍砖。。。请轻点。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严重拖更的作者往死里打!】

















失。。。踪。。。人。。。口。。。回。。。来。。。了。【艰难地爬了过来。。】一想到圣诞的贺文,粉丝的贺文。。包括今年新年的贺文还有主线统统都没有更新就瑟瑟发抖。。。【良心都不感到痛吗你】【准备接受大家给的砖头流星雨吧!】初三真他妈的艰难啊。。。(இωஇ )【我要坚强JPG】不知道大家现在还爱不爱我。。。【怎么可能。。。】

为了感谢50fo!决定了!点梗吧小可爱们(๑`・ᴗ・´๑)!

丝路组味音痴亲子分花夫妇dover还是以小楼/兰为主的新番外主题都可以选择哦~

想要什么梗就写上cp,然后把梗写在cp的后面!

肉的话。。。emmmmm。。尽量吧。。

【要小心哦~我可能会翻车哦~】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非常感谢!【土下座】

假如楼/兰还存在【13】

丝路组  甜向 主角小楼/兰 为主生活向的大坑(有可能弃坑)全员向 国拟人设 基酱复活too

小小的抽泣声回响着大厅里。

王耀静静地看着眼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楼/兰,
不知道是该笑她还是该骂她,还是应该夸她。。

用手轻轻地拭去小楼/兰的泪水,然后问道:

“烟兰。。。我问你。我现在还被人欺负了吗?”

小楼/兰听了,先是一愣,呆呆地看着王耀。

“他们现在还在欺负我吗?”

小楼/兰仔细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没。。没有。。”

王耀接着问:

“我现在还在生病吗?”

“也没有。。。”

“嘉龙和湾湾他们还被他们绑架吗?”

小楼/兰把目光看向王嘉龙和王濠镜他们,又看向站在王耀身后的王湾姐:

“没有。。。被他们绑架吗?”

王湾摇了摇头,微笑地说:

“没有哦~嘉龙和濠镜他们已经回家。我有一些特殊原因,暂时没办法回来。不过烟兰你放心,没有人会拐走我的!”

“你看,一切都很好!”

拭去泪水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

“我既没有被人欺负,也没生病,嘉龙他们又回来了。这一切都没事了。而且,我昨天还收到了特别的惊喜。你猜猜~是什么?”

小楼/兰的泪水终于停了下来,她好奇地问道:

“是什么?”



“是你,还有凯撒。。。”
王耀再一次抱住小楼/兰

“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好像是在做梦,看见你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你们就在在这里。。。不。。不止是这样。。我很开心,真的!任何开心的事都比不上现在开心!你们能够再回来,仅仅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并不希望你要为我让他们向我道歉,我也不希望因为过去的这些事就让你心里难受。你现在该做的,就是再一次好好活着。现在这个世界和你以前所看到的世界不一样了,费里他们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待我了,而且,这一次。。。”

王耀放开小楼/兰,在她的面前伸出小指头:

“我们谁都不会再互相离开对方了,还会以前那样生活的!所以,作为我最乖的孩子,烟兰,你能答应我,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开开心心地活下去吗?”

小小的小指头慢慢地勾住王耀的小指头,泪水又因为心里愧疚而不受控制地落下,染上哭腔的声音对王耀做出了回应:

“嗯!”

王耀站起来,低头看着小楼/兰。十分骄傲地说:

“这才是我王耀的女儿!敢作敢当!以后更要说到做到!”

小楼/兰擦掉眼泪,委屈巴巴地抱住王耀的大腿:

“娘亲。。。”“嗯?”“我好想你。。。”

王耀把手放在小楼/兰的头上,轻轻抚摸:

【我也想你。。傻丫头。。】

“对了烟兰,你现在,还要再做一件事。”

小楼/兰抬起头,不解地看着王耀:

“还要再做什么啊?”

王耀指向阿尔弗雷德等人:

“你说过,做错事就要道歉。你刚才为了我去打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吧?”

小楼/兰转过身看着阿尔弗雷德他们,然后慢吞吞地再一次走到阿尔和亚瑟的面前。小手指对着小手指,声音小小地:

“那。。。那个。。我。。”

小心翼翼地抬头瞄了一眼阿尔他们,然后鼓起勇气!对他们说:

“对不起!我不该打你们的,真的,对不起!!”

话音刚落,一阵沉默。。。

因为气氛一时的尴尬,小楼/兰心里实在是忐忑不安。难道。。。他们不会。。

【也对。。我都那样对他们了,不可能会这么简单地就原谅我了。。】

这时,亚瑟走向前。站在小楼/兰的面前。

小楼/兰见亚瑟过来,以为要开始来报复她了。立刻把头低下,害怕地闭上眼睛。手紧紧攥着衣服。

【来吧!反正我都打过你们了!让你们来打我骂我都没关系!】

意外的是。。。
没有疼痛感,也没有辱骂声,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在小楼/兰迟疑地睁开一只眼的时候,亚瑟蹲了下来,并伸出手,握住小楼/兰紧攥衣服的手。

被握住的手的小楼/兰不经意地放开紧攥的手,就这样顺势被亚瑟牵着手。放在两人的中间。

亚瑟先是轻轻地在小楼/兰的手背上,落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然后。。。

“don't worry,little princess。。we love you forever。。。”

【别担心,小公主。我们都永远喜爱你。。】

祖母绿般眼睛正含着笑意地,温柔地看着自己。脸上的笑容是多么好看啊。而且仅仅刚才的小举动,就觉得自己有了安全感。好像已经被原谅了。而且,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扑通扑通地小跳着。。。

此刻小楼/兰的脸上慢慢染上一圈一圈的小红晕,羞羞地低着头看脚尖。她别说是敢问亚瑟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她就是现在看着亚瑟的眼睛都做不到
。整个人的脸几乎红得快像个苹果了。

“亚蒂。。。三年起步直接死刑。据说这是王耀家新定的法律。。。”

阿尔弗雷德冷不丁地一口“no zuo no die”的语气,提醒着亚瑟。

“啧!”
好好的气氛,自己刚给小楼/兰树立一个优雅绅士的形象。就这样都毁在一个阿尔这个baka的手上!!

“死刑什么啊?!我只是让欧若拉别怕我们而已!你当我是弗朗西斯吗?!”

躺着也被中枪的弗朗西斯立刻跳出来抗议:
“喂!哥哥我又做错了什么啊?!非要扯上我?!我会像你那样无缘无故亲人家小孩的手吗?”

“这是我家的礼仪!礼仪!不懂不知不理解的法/国佬一边去!”

“嘿哥哥我真的要生气了啊!说我不懂礼仪是几个回事?!一个厨艺能把外星人搞死的英/国仔有什么资格说我不懂礼仪?!”

亚瑟气得站了起来!竖起中/指对着弗朗西斯:
“你说我厨艺怎么了?啊?!是想再打个百年战争吗你个胡渣!!!”

弗朗西斯也不甘示弱地竖起小指头对亚瑟撂狠话:
“我说你的厨艺能把外星人搞死怎样?!不就是百年战争嘛!来呀谁怕谁啊你个眉毛!”

阿尔弗雷德趁两人火药味正浓得时候,走过来一把抱起小楼/兰,让她坐在自己的脖子上:

“走咯~让那两个大叔吵去吧~”

一时被阿尔弗雷德抱起来并坐到他脖子上的小楼/兰。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哥哥,我。。我打了你们。你们难道不生气吗?”

阿尔先是“哈哈哈”地笑起来,然后大大咧咧地说道:

“其实吧,你刚才还挺像一只小狮子乱咬人的,不过仔细想想,一只为家人而战斗的小狮子,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狮子!那个!hero最欣赏了!”

小楼/兰听了,嘴角上扬了起来。不过不到一会,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不满意的表情。还握紧拳头轻轻地锤着阿尔的头:

“我才不是什么狮子呢!!哼!”

“是是是,你不是!哎呦别打了小狮子!”

假装被小楼/兰打得很疼的阿尔弗雷德嬉皮笑脸地应道。接着,他又对小楼/兰说:

“哦还有!我不叫大哥哥,我叫阿尔弗雷德!你以后就叫我阿尔哥哥吧!”

“阿尔。。哥哥?”

“嗯!还有刚才亲你手的那个哥哥,你就叫他亚瑟哥哥!顺便一提,他做的菜,真的毒死过外星人!真的!”

这句话好像传到了亚瑟耳朵里去了,他正准备威胁道:

“喂!阿尔你个家伙,不准对欧若拉乱说!小心我。。。”

“亚瑟哥哥!”

小楼/兰兴奋地对亚瑟叫了一声!

亚瑟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阿尔。

就在有一股想哭的冲动正在亚瑟的内心翻腾地时候,他忽然听到一句话:

“小亚瑟,独~立~战~争~”

看见亚瑟那一脸“我仿佛看到了天使”的表情,弗朗西斯就觉得亚瑟他绝逼又想到了“还没独立”的小阿尔的模样。于是坏心眼地在背后“轻描淡写”提醒了一下。

明明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好像加了重音似的在亚瑟的头脑回旋着。然后。。。

“噗呃!!!!”

【您的好友亚瑟·柯克兰的七月病提前发作了】

忍住嘴里一口鲜血不再喷出来,回过头,不可饶恕四个字就这样写在亚瑟的脸上:

“弗!朗!西!斯!!!你给我过来!!”

“哎嘿~★”

【您的好友弗朗西斯装完逼就逃跑感到很刺激中】

趁那两人又开始撕逼的时候,一旁的阿尔准备把小楼/兰交给路德来抱:

“交给你了路德,hero去劝架去咯。。。”

“等。。等等!我我我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抱小孩啊!”

路德维希一时手脚乱忙,不知所措了起来。

“阿西,既然你不会抱。那就看本大爷是怎么抱的吧!以前啊!我可是可以单只手抱着小时候的你去打仗的哦!”

基尔博特跃跃欲试地准备张开怀抱接过小楼/兰的时候!罗维诺二话不说,直接在后面抓住基尔博特的后衣领拦住了他:

“混蛋德/国佬!离我妹妹远点!!谁允许你抱她了?!”

“哎呦兄长大人别这么小气嘛~只是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啊!”

“不行!德国佬什么的一律不准碰我妹!”

“罗维诺,让基尔抱一下没有关系的啦~欧若拉,我叫安东尼奥,叫我安东尼奥大哥就好了!”

“嗯!安东尼奥哥哥~”

安东尼奥趁机从阿尔抱过小楼/兰,手里还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番茄:

“呜哇~太可爱了~要不要吃番茄啊~”

“安东尼奥!!!!你他妈的给我把欧若拉放下!放下!”

“哥哥!冷静点啊啊啊!”

【您的好友费里西安诺已瑟瑟发抖】

“看来以后可能会有大量素材正在奔向在下了!”

【您的好友本田菊处于“本子狂魔”状态。。】

见小楼/兰已经跟欧洲的那些人打成一片,王湾释怀地笑道:

“看样子问题解决了呢~对吧老师?”

“嗯。。。”

王耀笑眯眯地看着欧若拉被欧洲的那些人抱来抱去,心里已经有千万个土拨鼠在咆哮:

【那是朕的女儿那是朕的女儿那是朕的女儿啊啊啊啊啊!!!朕的女儿是你们想抱就抱的吗?!一群萝莉控都给我放开让朕来啊啊啊啊!!!】

王耀心里还悄悄地,坚定地决定。。。待会去把亚瑟·柯克兰给宰了。。。是时候该给他执行家里的法律了。。。



“哈哈哈哈哈所以你就这样看着欧若拉被小费里他们当人偶来抱来抱去咯?”

躺在床上凯撒抹掉笑出来的眼泪,假装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王耀。

坐在床边的王耀气呼呼地抬起脚,重重地砸在凯撒的腿上:

“你还笑!你也不怕哪天烟兰被他们拐了去?”

“不怕!完全不怕!这不有我还有你嘛~谁敢拐,我们就把他揍得跟迦太基一个样!”

“哼~”王耀不由得被凯撒给逗笑了。

“怎样?夫君大人?满意不~”

凯撒的眼里不知不觉充满了对王耀的宠溺和笑意。正准备再安慰安慰眼前的小美人的时候

“大秦。。。”

“嗯?怎么了赛里斯?”

王耀站起来,向前抱住了凯撒: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凯撒也抱着王耀,扭过头轻轻地亲吻王耀的脸颊。




















3热度:没有什么常用的软件,大部分都是在手机里的记事本上码完发到lof里的。。
【话说我真的这么快就过气了吗这才3热度?!(இωஇ )

考虑挑战。。。(°ー°〃)
【会说本子是不可能的了。。